Tel:0086-21-64014505,64014525

趣谈德国知名的冶金装备制造商的那些事

来源:上海微禾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时间:2018.07.10 点击:

无名高手 向洋看世界

汉斯家的工业在19世纪开始起步,所以你注意看,汉斯家几个大企业,他们起步大都在一八几几年,力士乐、西马克、德马格、西门子无一不是。

西马克起家时候是做个榔头的小厂,力士乐起家时候是个做点铸造的小作坊,现在都是名震天下的工业巨头了。德马格是曾经的冶金巨头,后来一个鹰家项目做砸了,被九十几个律师告到趴窝,后来慢慢被西马克收购了,曾经的辉煌已经不再了。西门子冶金是收购的奥钢联,本身西门子的金属部门主要还是做电气化传动和自动控制,本不该收购一家钢铁机械设备制造商。这里要解释一下这里说到奥钢联是奥钢联工程公司,主要制造冶金机械设备,还有一个奥钢联,是家钢铁公司。后来在2003前后,来自鹰家的自自动化竞争对手GE想通过收购奥钢联大举进入欧盟自动化市场,西门子为阻强敌于欧洲,加上冶金装备制造业实在是赚钱赚得还是可观,就花钱把奥钢联买下来了。结果搞自动化的汉斯们对该如何管理冶金机械设备商实在是不在行,把奥钢联放在工业服务领域来管理,奥钢联在西门子体系里面自我感觉也是个另类。西门子买下奥钢联没多久,整个冶金行业也下坡路了结果奥钢联在他手里没赚多少钱。西门子想卖,没人肯接盘。前年终于和本子国三菱日立合并成立了一个叫primetal的公司,本子国见人“哈依,哈依”又鞠躬的文化和“欧洲乡下人”如何融合我们可以拭目以待。西门子收购奥钢联这段时间弄得西马克也很不舒服:本来冶金设备发展的趋势是机械、电气、液压、自动控制更加紧密地结合,你西门子下面有一个很多地方和西马克竞争的奥钢联这算什么啊,这紧密合作怎么推进啊?

汉斯家的人真的很厉害,现在很多冶金设备都是他们发明的。大家如果熟悉中国工业史的话就会发现,鞍钢当年被苏联人抢走的几个轧钢厂都是进口的汉斯家德马格的,当年本子自己是做不了什么轧机的,基本都是买汉斯家的。

兔子第一批冶金设备基本都是毛熊家,没办法。汉斯家工业二战后的腾飞,我觉得第一是,汉斯家过去培养的技师和工程师都在。汉斯家的工程师真是优秀,凡事都讲究一丝不苟,一次去汉斯朋友家做饭,发面蒸馒头加多少碱面他也要计算,可惜每次按他计算结果蒸出来的馒头要么发黄,要么发不起来。看来,精准计算再加上经验才是成功之道。第二,汉斯家人特有的节约闹革命的精神,汉斯人在欧洲算是储蓄率最高的国家了,北汉斯结婚的时候很少像兔家一样大操大办,一般都是市政厅教堂走一圈就可以了。当然南汉斯结婚也是大家凑一起吃个死、喝到昏。不过很有意思的是很多南汉斯经常说自己不是德国人,而是开朗快乐的什么巴伐利亚人。巴伐利亚人就是头戴绿色卷沿毡帽,帽子里插着鸟毛,白衬衣、皮裤子。对了也就是茜茜公主他爸那个打扮。第三,鹰家为了培养反苏的标本,对西汉斯的大规模资金和技术援助。有了这三条,西汉斯的腾飞已经不可阻止。

有了这些东西后,已经炸成废墟的汉斯家重新又站了起来,80年代初建设宝钢的时候,汉斯家的技术应该说到了巅峰。我并不认为现在汉斯家水平就比那时候好。当时汉斯家提供给宝钢的一些大型齿轮箱,可以用三十年一点问题都没有。你让汉斯家现在干他也干不出来了。那些技术都没了。说个老故事,当年从汉斯家进口了一个大型齿轮箱用了半年,这个齿轮表面开始点蚀,动静也不对了。汉斯家总设计师跑来了,跟宝钢的设备部吵得天翻地覆。最后汉斯家没办法,把设计过程交出来了。后来宝钢一帮“老法师”把整个设计过程研究了一个月,最后找到了一个设计错误:是一个材料的边界条件取得稍微大了一点!这个汉斯总师认错了,汉斯家赔了一个新的齿轮箱。这个齿轮箱一直用了三十年都是新的一样。

汉斯家几个大的冶金巨头各有所长,西马克家的特点是轧钢设备,无论长的扁的圆的方的都是天下第一。

奥钢联冶炼这一块做得很好。话说奥钢联所在的地方叫做Linz-Donaweiz,他们首先采用的氧气转炉就用地名首字母叫LD炉,这也是他们对冶金工业进步的巨大贡献了。虽然地处欧洲乡下,奥钢联国际化1965年第一个出口的项目也是转炉,这说明技术优势无国界。奥钢联的连铸机做的不错,由于采用分节辊,设备一下子轻了很多,竞争力就出来了。奥钢联还有一样东西叫做煤基直接还原炉(COREX),本是买的技术想替代高炉冶炼,无奈冶金原理就输高炉,所以无论如何运行成本都下不来,奥钢联负责COREX推销的匹迟乐忽悠了很多钢厂买了,最后的结果是谁买谁倒霉。我列举一下:南非的伊斯科、印度的JSPL、宝钢的罗泾,没倒霉的举个手!

面条国达涅利搞长材很行,没办法,长材和面条很像啊!他们的吐丝机出口速度干到了125m/s,兔子国很多设计院仿制速度只能到90m/s,兔子国速度达不到主要是制造精度上不去,就是沈飞、西飞这些军工厂也不行,但兔子理由多,还说没必要速度那么快啊。其实道理是轧制速度快了,加热炉能耗会下降啊。面条国在美国还有一个样板项目,30吨电炉后接单流连铸,不需要加热炉直接30万吨长材轧机。整个生产线每日开动23小时,剩下一个小时定修。虽然手上收集了这个厂的总图,遗憾是一直想去看没有成功。原因是我很长一段时间向外输出兔子国冶金成套技术和设备,奥钢联、面条国都防着我,有个阶段,我去哪国出差他们内部都有互通报告告知。

汉斯家还有很多小厂,有的擅长做锯,有的擅长做油缸。汉斯家的人经常给我说,汉斯家最牛的不是西门子这种大厂,他们认为西门子太懒了。根本不思进取。因为没人可以和他们竞争。西门子的风格其实跟天朝衙门或者央企差不多。汉斯家下面这无数的中小企业才是汉斯家的核心竞争力。他们都在小的东西上做到极致,然后西马克、西门子这种大厂把他们整合到一起做出整机整线。

地址:中国上海闵行区七莘路1839号财富108广场南楼1201-1220座

电话:0086-21-64014505,64014525
传真:0086-21-64014524
E-mail:shwinham@winham.com.cn
马鞍山办事处:安徽省马鞍山市雨山区九华西路1500号佳达工业园办公楼310室

企业简介
关于我们
公司理念
业务范围
行业动态
国内新闻
国际动态
主要产品
特普朗油品
西马克冶金设备及备件
达涅利冶金设备及部件
其他品牌
西马克轴承
联系我们
联系方式
在线留言
职位信息